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牛魔王管家婆彩图库 > 正文内容

父母该不该干预孩子玩网络游戏?这份研究报告告诉你孩子的想法

发布日期:2019-08-26 16:35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随着网络和智能手机的迅速发展,中小学生接触手机和网络游戏的比例日益增长,也引发了全社会对网络游戏及中小学生教育、成长的广泛关注。

  担心中小学生玩网络游戏受到伤害或者沉迷其中,是成人社会的普遍忧虑,也是一些成人严禁中小学生玩网络游戏的主要原因。

  近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小学生网络游戏的认知、态度、行为研究报告》 ,重点分析中小学生对网络游戏的认知、态度、行为,从而为中小学生合理娱乐、理智上网提出对策建议。

  中小学生究竟为什么爱玩游戏?他们都在游戏里玩些什么?究竟该不该干预孩子玩游戏?

  在对网络游戏的态度方面,大多数中小学生对网络的学习功能形成广泛认同。其中男生对网络的认知更积极,女生对网络的认知更保守。

  对于网络游戏的作用,超过七成学生认为网络游戏能缓解压力,四成多反对网络游戏会引起暴力倾向。其中男生更看重网络游戏的获得,女生更注意网络游戏的伤害。男生比女生对网络游戏的感受更积极。

  中小学生都在网络游戏上玩些什么?调查显示,超过七成学生从小学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意想不到的是,成绩好的学生接触网络游戏时间更早。

  大多数学生选择玩游戏是受所在群体和社交活动的影响。在网络游戏的类型方面,男生最喜欢竞技游戏,女生最喜欢休闲游戏。

  在游戏花费方面,新闻上常出现的盲目游戏消费的学生其实是少数,近八成中小学生未曾在网络游戏上花过钱。

  对于网络游戏,大部分家长都比较小心警惕,有的家长甚至不愿过多提及。但其实在生活中,学生比家长更主动谈论网络游戏,与父母聊自己的业余兴趣爱好。

  但半数以上学生并并不希望父母更多地介入他们的私人领域,因此并不希望父母给自己推荐网络游戏。

  由于家长的干预,近四成学生曾因网络游戏与父母发生过争执。调查显示,其实大多数学生是比较明确网络游戏所带来的利弊的。

  事实上,孩子对网络游戏的态度与家庭教育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民主型家庭的孩子更能认识到网络游戏的负面影响,喜欢玩网络游戏的孩子多来自忽视型、专制型家庭。

  对于网络的作用,大多数中小学生对网络的学习功能形成广泛认同。数据显示,73.8%很赞同、比较赞同“上网能学到很多新知识”;

  对于“上网能开阔眼界”很赞同、比较赞同的比例也高达73.5%。然而,也有部分中小学生担心网络带来的负面影响。

  总体来看,多数中小学生认为“学生应多学习少上网”,比例高达59.9%;对于不上网担心被落伍的说法,有51.3%的中小学生表示不赞成,仅有25.3%的学生赞同“人人都应该上网”。

  对网络负面影响的认知中,持赞成态度的男生比例普遍低于女生。在交友方面,男生比女生更在意通过网络获得同伴的认同,这种结果与男女生成长环境和教育的差异有密切的关系。

  女生会比男生更有警惕心,尤其是对于网络这种开放式的平台,人人都可以在网络中占有一席之地,女生会更加敏感,并且在小学、初中的女生交友往往以同质群体居多,女生大多喜欢和女生玩耍,因此对不上网会被同伴嫌弃认可度更低。正因为这种差异,使男生对网络持更加积极的态度。

  3、超过七成学生认为网络游戏能缓解压力,四成多反对网络游戏会引起暴力倾向

  对于网络游戏的作用,学生认为网络游戏能缓解压力的比例最高(74.5%),超过七成。这说明学生非常认可网络游戏减压的功能,学生玩游戏不是想变坏,不是不认真学习,而是通过游戏来缓解课业负担、放松心情、舒缓压力。

  另外,一些动作类游戏需要学生全神贯注以及灵敏的反应力,因此他们也认为游戏具有锻炼反应能力、观察能力的功能。

  学生们既能看到网络游戏的益处,也能意识到网络游戏的弊端。有四至五成中小学生认为网络游戏影响作息时间(55.7%)、影响学习(53.3%)、影响身体健康(46.5%)和易接触到不良信息(42.3%)。

  而对于“网络游戏会引起暴力倾向”的刻板印象,持赞同态度的比例为三成(30.9%),赞同“玩网络游戏易引起不切实际想法”说法的比例为39.7%,均低于其他选项。

  性别比较发现,79.0%的男生认为网游戏可以缓解压力,66.9%的男生认为网游能提高反应能力,对应的女生比例分别为69.2%和54.3%,分别相差9.8个和12.6百分点;

  61.6%的男生更倾向于认为通过网游可以交到更多的朋友,仅有48.4%的女生持相同态度,相差13.2个百分点。

  这可能与男女生的网游偏好不同有关,男生更喜欢团队型游戏,需要与队友合作,而女生更喜欢玩独立操作的网游,不需要认识新的朋友。

  和男生相比,女生更多认识到网游对学生身体的伤害。对网游影响身体健康、学习和作息时间持赞成态度的女生比例均高于男生。

  这也说明男生在游戏中产生获得感的同时,也可能会忽略网游对身体产生的负面影响。

  性别比较发现,81.8%的男生认为发挥游戏技术感到自豪,持相同看法的女生比例为60.6%,相差21.2个百分点;

  80.0%的男生认为发挥游戏技术感到有能力,女生仅有60.3%有这种想法,相差近20个百分点。

  81.1%的男生认为通过游戏可以体验到什么是投入,认同这种看法的女生比例为67.7%,相差13.4个百分点。

  可见,通过网络游戏与他人交往也是男生对网络游戏重要的情感认知,说明他们在网络游戏中获得了很多情感方面的支持。彩库宝典最新开奖结果

  而女生对网络游戏的感受均低于男生,这可能是因为她们对网络游戏的投入程度比男生低,另外女生往往比男生更谨慎更需要安全感,因此女生对网络的感受更少更谨慎。

  近八成学生(76.3%)从小学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体现出上网低龄化的现象。

  在这些学生中,以小学5-6年级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的比例最高(30.3%),其次是小学3-4 年级(28.9%)。

  到高三才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的学生比例仅仅为0.6%,可见到初中前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的学生已经比较普遍。

  数据表明,学习成绩处于上层的学生是最早玩网络游戏的那群人,他们在学前及小学阶段开始玩网络游戏的比例为82.6%;

  其次是学习成绩中上层的学生,比例为81.4%;而成绩下层的学生在学前及小学阶段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的比例合计为73.3%,比成绩上层的学生低了9.3个百分点。

  这或许与学生的家庭经济状况、社会经济地位、父母的受教育水平、父母的教育素质等有关。

  在上述条件更好的家庭中的孩子,一方面更可能取得较好的成绩,另一方面更有条件较早接触到数字设备。

  同时一些研究表明,受教育程度高、经济条件好的家长,往往会对孩子接触数字设备持开放的、支持的态度。

  性别比较发现,男女生的网络游戏偏好呈显著的差异,男生最喜欢玩竞技类游戏、运动/赛车类游戏和模拟现实生活的游戏,女生更偏好休闲游戏。

  对中小学生每周在网络游戏上的花费进行调查,近八成学生(79.7%)没有在网络游戏上花过钱,14.5%每星期在网络游戏上的花费不到30元,每周花费超过100元的人数比例为2.5%。

  调查发现,同学或朋友是中小学生获悉网络游戏相关信息的最重要渠道。八成多(83.8%)中小学生通过同学或朋友了解到网络游戏信息,在各渠道中占绝对优势。

  在中小学生的现实交往中,网络游戏是很受欢迎的话题,他们非常乐于通过游戏用语来表现自己的玩家身份和对网络游戏文化的了解,并由此体验到群体归属感。

  因此,学生之间交流网络游戏信息也较多。除此之外,游戏相关网站、社交网站也是中小学生获悉网络游戏相关信息的重要渠道。

  性别比较发现,男生更多地受到游戏相关网站的影响,比例高出女生18.1个百分点。

  其次,男生受到网吧或社团的影响比例也比女生高出4.6个百分点。而女生更多受到同伴和社交网站的影响。

  可见,女生对网络游戏的了解并不一定通过直接登陆游戏网站或者玩游戏这种直接的方式,而是通过交往等间接方式获得网络游戏信息。

  学生与家长谈论网络游戏既可以看出父母对孩子娱乐行为的关注度,也可以反映出孩子对父母的亲近度。

  有近一半的中小学生(46.5%)更乐于主动与父母谈论网络游戏,而主动与孩子谈论网络游戏的家长比例仅为32.4%。

  这可能是因为孩子更愿意与父母谈论自己的业余兴趣爱好,而父母则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孩子的学习、健康方面,对其娱乐需求与行为有所忽视。

  51.6%的学生不太希望或根本不希望父母推荐网络游戏,比较希望和很希望父母推荐游戏的人数仅占15.9%。

  尤其是那些正处于青春期、青春前期的中学生或高年级小学生,他们或许认为父母对孩子的网络游戏偏好并不很了解,推荐的游戏未必被孩子喜欢。

  性别比较发现,女生比男生更不希望父母给她们推荐网络游戏。很希望和比较希望父母推荐网络游戏的男生比女生多,不太希望和根本不希望父母推荐网络游戏的女生比男生多。这可能因为女生本身对网络游戏的喜爱程度与需求比男生低。

  学习状况比较发现,父母对成绩处于上层和下层学生网络游戏控制的差异最多地体现在规定玩游戏时间、监督玩游戏时间和限制玩游戏费用上,尤其是监督游戏时间,超过对成绩下层孩子。

  表中还可以看出来,父母对学习成绩下层的孩子,找老师商谈的比例更高。这可能是父母认为孩子玩游戏成绩不好,找老师商量提高成绩的办法。

  父母对孩子的规定、监督、限制等干预行为,一方面有效地帮助中小学生合理地使用网络和游戏,另一方面也给父母与子女之间带来一些争执。本次调查显示,有38.9%的中小学生因网络游戏与父母发生过争执。

  性别比较发现,因网络游戏与父母发生争执的男生(47.7%)比女生(28.3%)多了19.4个百分点。

  这可能是因为女生比男生玩网络游戏少、或者女生更听话、懂事一些,因而更能服从父母的管教,不会轻易反抗父母的权威。

  年级比较发现,因网络游戏与父母发生争执的高中生比例最高,其次是初中生,最少的是小学生。高三学生与父母发生争执的由52.0%,而小学五年级比例为21.0%。

  这可能是因为小学生的独立人格仍未健全,很多事情听从父母的安排,即使父母限制其玩网络游戏也较少与父母产生冲突。

  而高中生由于人格已经完全独立,形成了一套自己独特的行为处事原则,即使父母对他们玩网络游戏的行为提出异议,也可能引发其不满而产生冲突。

  学习状况比较发现,成绩上层的学生(32.3%)因网络游戏与父母的争执最少,而成绩下层的学生(47.2%)与父母争执最多。

  这可能是因为对于孩子成绩靠后的家长来说,会认为孩子正是因为玩网络游戏才导致学习垫底,因此也会更激烈地反对孩子玩游戏,进而与孩子产生冲突。

  而如果孩子的成绩处于上层,即使玩玩游戏父母也大多更包容,因为在父母看来玩游戏没有给成绩带来太多影响。

  民主型——及时给予孩子爱与需求。如“用友好的语气与我说话”、“了解我的想法”、“允许我做喜欢的事情”、“经常对我微笑”等;

  溺爱型——给孩子过度的保护和照顾。如“对我保护过度”“不想我长大”“总怕我不能照顾好自己”等;

  忽视型——对孩子呈现冷漠疏离的态度,不及时给予关心和帮助。如“让我感觉可有可无”“经常对我冷淡”“从不夸奖我”;

  专制型——对孩子的控制欲较强。例如,“试图控制我做的某一件事”“试图让我觉得离不开他(她)”。

  调查显示,母亲和父亲的教养模式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认知呈现非常大的一致性,即民主型家庭的孩子更能认识到网络游戏的负面影响;溺爱型、忽视型和专制型的家庭的孩子对网络游戏负面影响的认识更少。

  这可能是因为民主型的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更加亲密,更能理解孩子的想法,孩子对父母的接纳程度高,与父母的关系更和谐,因此也更乐意听父母的意见或建议。

  所以,孩子有可能对网络游戏的一些负面影响有较深刻的认知;而溺爱型、忽视型和专制型教养模式下长大的孩子,对网络游戏的看法受父母的影响较少,受同伴、同学等同侪群体的影响较大,因而对网络游戏的一些好处更认同。

  认知影响态度,相关分析表明,忽视型和专制型教养模式下的孩子更加认同网络游戏的一些好处,如能交到更多朋友等,这种认知也影响了其对网络游戏的态度。

  相关分析结果可以看出,除溺爱型教养模式外,其他三种教养模式均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喜爱程度显著相关。

  其中,民主型教养模式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喜爱呈反比,而忽视型和专制型教养模式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喜爱呈正比。

  这说明父母与孩子的亲密度越高,越关爱孩子,孩子越没那么热衷于玩网络游戏;父母对孩子越冷漠,或者对孩子的控制越严,反而会导致孩子更加热衷网络游戏。